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通过老师和孩子接触

通过老师和孩子接触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0-03-07 14:15] [热度:]

  央广网北京2月21日消息 《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崇岭计划”新经济企业掌门人系列访谈本期播出:经济之声主持人冯雅对话“凯叔讲故事”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朱一帆。

  朱一帆——“凯叔讲故事”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曾创立国内规模最大的数据库服务公司,拥有近二十年管理经验。“凯叔讲故事”是中国知名的儿童内容教育品牌,致力打造追求极致的儿童内容、儿童教育产品与服务,让更多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

  冯雅:现在手机APP讲故事有很多,但是哪一个比较好?比较适合孩子们听,这对于家长们来说,可能比较难以选择,您作为业内人士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些比较简单又实用的遴选办法?

  朱一帆:我周围很多朋友也问过类似的问题,其实有两个比较简单的原则。第一,看看孩子在听或者看内容的时候,是不是处在快乐的状态,他对这件事情首先是不抵触,而且可能激发了他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

  但是光有快乐还不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维度,就是看孩子是否真正有成长。这个成长你可以不断地在细节、语言、词汇方面看到不同的变化。比如,在凯叔讲的三国演义里面,我们进行改编时,会不断往里面加入成语、诗词,加入一些人生的思考。周瑜和诸葛亮之间的故事,周瑜最后被活活气死了,如果你是周瑜,会怎么看待诸葛亮?在班里面是不是也有小朋友比你的功课好、学习好呢?你愿意和他做朋友,还是把他当做敌人?像这样的思考,实际上对孩子是一种内心的成长。

  冯雅:现在教育都讲个性化教育,因为每个孩子不一样,所以才有说因材施教,但是APP上的内容是规模化制定的,是不是和我们所说的个性化教育有一些冲突或者违背呢?

  朱一帆:教育核心是针对不同人个体化差异,给他最需要最合适的,在这里面我觉得有一个力量是不可以被忽视的,就是科技的发展。通过AI发展,包括5G,使很多在线教育的公司可以做到千人千课,不同的孩子、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地域所关注的问题,经过简单的前期了解和后面动作行为规范,我们就可以知道他最需要的是什么,这时候在APP上面给他推送这个阶段最需要的或者可能对他最有帮助的内容,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冯雅:凡是与互联网有关的行业,刚开始都疯狂地砸钱,去收获流量、做广告,获得更多的客户,然后再考虑盈利状况,在线教育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情况?

  朱一帆: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整个中国创业圈里,尤其在移动互联网行业普遍面临的困境。创造利润、让自己能够活下去,是商业的本质和自己应该做到本分的事情,但是在新经济的情况下,为了让一个新模式能够长出来,会拿投资人的钱,用钱来换时间、换空间,换时间的概念就是我可以快速用三年做别人可能需要十年甚至十五年做的事情,换空间就是我会通过广告投放等快速获取大量用户,把地盘做大,这两种方式是常见的。但是有些创业团队会迷失,到底哪些是真正的增长,哪些只是打了兴奋剂,自己给自己打鸡血,已经背离商业本质,用户只是薅羊毛,并不形成价值的真正闭环,最后等到不再输血的时候,忽然发现整个大厦一下子坍塌下去了。

  在线教育是需要慢慢积累的事情,好的产品打造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甚至某种程度这个时间是无法简单超越的壁垒,服务也是,教育本身还是需要对受教育的人进行个性化、更良好的服务,这也需要打磨,前期很多时候需要把钱花在这,而不一定是快速抢占市场,拿一个并不很有价值的产品去获客。

  冯雅:线下实体教育现在依然很火爆,这颠覆了当年人们的一种猜想,就是说总有一天线上教育会取代实体教育,但实际上好像并没有这样。

  朱一帆:在线教育优势非常明显,比如优质师资资源非常稀缺,好的大咖就那几个,但是地域性原因,我们不可能都有幸接触到,而通过技术手段、在线手段,可以让更多人接触到最好最顶级的老师,这是它的优势。当然还有便利性,包括因为这样的便利性导致的成本降低。

  但是线下的教育也有非常好的地方。我自己的例子,线上听的时候,我可能听半个小时,脑子一下子就想到别的事情了。但是在线下,手机要静音,旁边都坐着同学,老师在上面讲,我就会很好地投入进去。成人尚且如此,孩子一定会有更多这方面的困扰。所以在线下,通过老师和孩子接触,解答个性化的问题,以及在一个小的场景下,让孩子更能够提升他的专注力,这是实体教育独特的价值。

  所以我觉得未来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一定还会长期并存,解决不同的痛点,服务不同的人群。

  冯雅:现在国家的创新创业已经进入了高质量发展时期,和原来有所不一样,您认为在这样的时期和阶段,企业家应该学一些什么?

  朱一帆:在这个新的阶段,尤其是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一定要学习如何打造一个好的产品,这是企业发展的根基命脉。尤其到今天,供需双方不是卖方决定市场,而是大量的商品过度丰富以后,你如何杀出来。所以产品的打造是今天的企业家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

  冯雅:我们知道您参加了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和泰合资本主办的崇岭计划,在这当中您有什么收获?

  朱一帆:崇岭的课程有一个更高维的视角,它带领大家从整个宏观经济,包括国家发展的命脉去思考在这样一个大的维度下,作为一个企业,在未来如何作一些重大的取舍,这种格局在我以前参加的学习里没有看到过。

  冯雅:在我们的身边也有很多创业不太成功,甚至可以说完全失败的朋友,他们面临很尴尬的处境,一方面如果想继续创业,事实上已经证明这条路不太能继续往下走,如果寻找一份工作,40岁左右的年龄很难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面对他们的困境,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建议?

  朱一帆:我周围确实就存在着这样的朋友,他们不断尝试,创业依然没有成功。我觉得这里面最重要的,首先不一定是新的工作或者新的创业机会,而是要找到自己内心对世界的理解,首先得有接纳,创业本身就是高风险、大概率要失败的事情,失败很正常。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思考人生呢?是不是只有我把公司做上市了,挣了很多钱才算是人生成功?有很多非常著名的企业家已经做得很好了,活得一点都不快乐,甚至还有得抑郁症的。人这一辈子不到一百年的光阴,我们怎么样看待自己?如果不能够实现自己原来假想的目标,至少我们对身边的亲人、对自己是不是也有另外一种体验?我觉得这一点如果能够想通的话,能够接纳自己,其实后面的选择就会宽广很多,就不会觉得一个职位不那么顺心如意。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高端对话专栏《爱评论》“崇岭计划”新经济企业掌门人系列访谈本期播出:经济之声评论员王思远对话医渡云创始人、董事长宫如璟。

  高端对话专栏《爱评论》本期播出: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许耀桐。

  新中国成立之初,纺织工业的主要原料为棉花、羊毛、麻、蚕丝等天然纤维,远远不能满足纺织工业的加工需要和人民的衣被需求。1949年,全国仅能生产18.9亿米棉布,人均只有3.5米。在建设发展新中国纺织工业的实践中,中国人高瞻远瞩地看到了发展化纤工业的必要性,开始酝酿实施“天然纤维与化学纤维并举”的大战略。

  《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崇岭计划”新经济企业掌门人系列访谈本期播出:经济之声主持人冯雅对话“凯叔讲故事”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朱一帆。

关键字:凯时app网站